主页 > www.00977.com > 正文
正文 【V163章】 安全藏身地(修)
发布日期: 2019-08-14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163章】 安全藏身地(修)无弹窗、正文 【V163章】 安全藏身地(修)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163章】 安全藏身地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163章】 安全藏身地(修)/b

  正月下旬,夜国北部的天气依旧寒冷,风雪交加。尤其是夜国皇都锦城,很难得有不下雪的时候。

  要么是白天的时候,下着柳絮般的小雪,纷纷扬扬的似春日里的蒙蒙小雨,要么就是整晚的狂风暴雪,第二天清晨雪停了,地上,房屋上,树上,堆满厚厚的冰雪,为出行带来极大的不方便。

  小雪是情致,呼啦啦的大雪就很让人头疼了,站在外面得半眯着眼,一不留神雪花就吹进了眼睛里,酸酸涩涩的疼。不但如此,可见度还很低,让人只想呆在暖融融的屋子里,倒真是哪里也去不了。

  说也奇怪,自打那闹得满城风雨,人心惶惶的元宵晚宴之后,这雪下得有趣儿了。

  白天阳光明媚,照得人暖洋洋的,不禁有些昏昏欲睡,一到了晚上就伴着猛烈的寒风,漫天都飞舞着鹅毛般的大雪,并且密度极大,能见度更是局限于前方一两米的距离。

  索性,冬日里本来就冷,大多数人也都在白天出行忙碌,晚上谁都喜欢窝在暖烘烘的被窝里,没几个情愿深更半夜的冒着寒风大雪外出的。

  即便是如同败家之犬一样的伯昌候南荣昌,哪怕被夜皇下旨全国通辑,犹如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他也不喜欢躲在黑暗里,而是站在明亮的日光下。

  茂密的丛林深处,不时能听到积雪从高高的树梢坠落的声响,或青翠,或形同枯木般的大树,无一例外都披上了一件以白雪为底的外衣,四周都是白茫茫的。

  林间的雪地里,踩满了脚印,略微泛着白的太阳高悬在天空之中,透过斑驳的树影,仰着头看得并不真切,却能感觉到它所带来的温度。

  “咳咳、、、、”南荣昌面色阴沉,神情疲惫,双眼布满骇人的血丝,一手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明知不可小瞧夜绝尘的本事,结果他还是小瞧了他,以至于一败涂地,狼狈的逃蹿至此。

  那天晚上,他本就被夜绝尘打成重伤,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,眼看着就要死在夜绝尘的手里,却不想张秀琴会拼死救下他,让他得了一线生机。

  他很愤怒,他很不甘心,却也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耐心的思考,精心的筹谋,不允许自己冲动莽撞的做事,只因那有可能带来的后果,是他万万不能再承受的。

  在他尚不曾发现家族秘密的时候,南荣昌是真心爱着妻子张秀琴的,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,还生下了女儿南荣浅语。虽说那时候,他的身边就已经有了妾室,但他对张秀琴的心却是从未变过。

  后来,他发现了家族历代传承下来的秘密,知道了子嗣对他将来发展的重要性,他的心态开始变了。

  他依然跟张秀琴恩爱,但她的肚子不争气,慢慢的他便对她失去了信心,开始不断的纳妾,有时候候府中稍瞧得上眼的丫鬟,他也不计较身份的要了,就盼着能多个一男半女。

  结果,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正妻怀不上孩子,就连那么多的妾室也怀不上孩子,渐渐的南荣昌也死心了。

  他只恨,那样一个风采无双,惊才绝艳之人,为何不是他的儿子,为何要与他站在对立面。很多时候,之于夜绝尘,心底总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  “回主上的话,东门由二皇子看守,南门由三皇子看守,西门由四皇子看守,北门由五皇子看守,全都是夜皇的儿子,咱们根本无从下手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明天找几个不会武功的女人混进城,然后去人多的地方打探城中的情况。”

  夜皇的七个儿子,个个武功都不弱,哪怕是七皇子夜悦辰都不能小觑,那小子以前不怎么样,可自打跟着伊心染学习箭术之后,脑子似乎也都变得好使了。

  他们不曾限制普通百姓出入城,但对于那些会武功的人却是会格外的关注,如此他便让不会武功的混进去,甚至让女人混进去,必定能让他们松于防范。

  耳畔响起水滴的声音,南荣昌伸出手,正好接住那从树梢上滴落下来的水滴,用力的一握。

  “回主上的话,属下在城外只听说,战王妃生辰当天,夜皇在宫中设宴,没有宴请皇室宗亲,也没有宴请文武百官,只有帝后跟战王的几个兄长参加,但却举办得异常的隆重,该有的所有仪式一个都没少。”

  伊心染的出现,击败了他的女儿南荣浅语,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,夜绝尘就已经察觉到了些什么。

  只是当时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发生,让得他一时没有抽得出时间,一拖就拖到了他布下那连环计。

  “说。”南荣昌转身朝着林间的木屋走去,一步一步踩得很用力,在雪地里留下一连串的脚印。

  他跟夜绝尘比拼内力,消耗太大又反被夜绝尘所伤,导致内伤极重,想要彻底的恢复,至少需静养两三月之久。

  血月城城主东方雾还未离开,他是在等夜绝尘跟伊心染,而夜绝尘若是不把他连根拔掉,又怎能安心去血月城。

  因此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,他必须让自己尽快的好起来,强大起来,否则就要沦为鱼肉,任他摆布。

  伊心染生辰已过,夜绝尘便有了大把的时间专门对付他,这个临时的藏身之处,也不能呆太久,早晚都会被他找到。

  这片树林其实就在雁不归的旁边,而雁不归地底下幽冥堂的地宫被夜绝尘查抄之后,并没有彻底的废弃掉,而是被夜绝尘利用了起来。

  南荣昌之所以选择雁不归旁边的树林作为藏身之地,也是基于考虑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因素。

  “说是战王妃生辰当天晚上,战王在晚宴之后就带着战王妃离开,至今尚未回到宫中,夜皇跟太子的人都正在找他们。”

  “从百姓口中听来的,都说是战王太过于疼爱战王妃,不喜欢有别人打扰,要跟战王妃单独过一个特别的生辰。”

  战王夜绝尘独宠战王妃一人,在夜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只怕是整个飘渺大陆的人都知道。

  要说,夜绝尘带着伊心染离开至今未归,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,可就怕这个消息是有人故意传出来的。

  “战王府那边可有消息?”南荣昌略微一捉磨就知道自家手下在担忧什么,他的心里同样有那样的怀疑。

  其实,南荣昌这次是真的想多了,某王这几天都只顾着跟某王妃过幸福的二人世界,哪儿还记得他是哪根草。

  战王的府邸真不愧是战王的府邸,各种防守真不是一般的严密,他们的人根本不敢靠近得太近,稍不留神就会暴露。

  原本这树林中住着一户猎户,南荣昌带着残余的那一部分势力逃到这里的时候,就将那猎户给杀了,然后在林中布置一番,便安心住了下来。

 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做事不留痕迹,怎知关键时刻处处被夜绝尘拿捏住,伯昌候府暗道中整整一千暗卫,尽数折于伊心染之后。

  散布在皇城四个方向的隐密势力也被夜绝尘掌握了线索,布置一番之后,直接就让二皇子等人一锅给端了。

  他又气又恼又怒,但那些人全都死了,只有少部分的人逃脱,还未能与他会合就也被尽数斩杀,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。显然,夜绝尘也是知道从那些人口中问不出关于他的任何情报,也就没想过要留下那些人的性命。

  多年筹谋,一朝散尽,两方面的打击,让得他伤上加伤,越发的不甘心,只想疯狂的报复。

  虽然夜绝尘将他在皇城中埋下的势力几乎肃清了三分之二,但仍就有他不知晓的,现如今他的身边也只有这一部分人了。

  其他那些如同暗棋一样埋在其他的势力,暂时他还不能调动,不然他只会死得更快。

  端起木桌上,冒着热气的,黑乎乎散发着刺鼻味道药,南荣昌皱着眉头一饮而尽,本就阴沉的脸色越发的难得,眼中凝聚的杀气也越发的浓烈。

  随手将药碗扔到地上,南荣昌走到简易的榻边,连鞋都不脱就盘膝坐下,闭上双眼,双手结成奇异的结印,开始运功调养自己的内伤。

  时间悄然流逝,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去,南荣昌一直处于打座状态未曾醒来,守在外面的人也不敢冒然出声打扰他。

  繁华的街道上,行人渐渐减少,偶有几个走在路上的行人也是微弯着身子,死死的裹紧身上的衣服,双手捂着嘴,不住的吹着热气温暖自己冰冷的手掌,加快脚步往家里赶。

  此时此刻,灯火通明的酒楼里还是非常热闹的,不少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喝着香淳的暖好的酒,品着色香味俱全的佳肴,天高海阔的闲聊着。

  当轩辕思澈披着黑色的披风,着一袭月白色的锦袍出现时,不由得引起一声声惊叹。

  他的五官本就生得精致,气质更是出尘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不免被他所吸引。

  “少主。”掌柜看到轩辕思澈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儿,小跑到他的身边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  天下第一楼是轩辕世家的产业,轩辕思澈的身份也根本就用不着隐藏,掌柜说话也不用顾忌什么。

  目不斜视的迈开步子,轩辕思澈无视各种目光,优雅的上了楼。掌柜叫来几个小二吩咐几句,拿了账薄快步跟上。

  以轩辕思澈的家势背景,想要嫁给他的女人,多的不说,至少也得从轩辕府排到城门外绕上两圈了。

  只可惜,纵有百家女子,愣是没有能入得了人家眼的,不知暗碎了多少姑娘的芳心。

  不多时,摆放在轩辕思澈跟前的账薄就已经被他翻看完,雅间内陷入有些压抑的寂静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“吩咐下去,让我们的人不要靠他们太近。”东方雾的武功深不可测,黑衣青衣的武功比起他手下的人都要强上一线,靠得太近纯粹就是找死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牛牛高手论坛网址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